CANTACT 联系我们

从初祖到六祖

这一讲继续来谈佛学里边的“俗文化”,比“弥勒六部经”更俗,这部分的经典不叫佛经,而叫宝卷。宝卷易读易懂,更容易背诵,体现着最底层的民众对佛学的理解。
 
1. 无生老母
 
你有没有注意到,我在上一讲谈到弥勒“上生”兜率天的时候,用的词不是“转生”,而是“往生”,你感觉两者有什么不同吗?兜率天里的生活算不算六道轮回之内呢?或者换一种说法:当你往生到兜率天,你有没有摆脱六道轮回呢?
 
这类问题并不存在唯一的答案。如果我们从“弥勒六部经”来看,“往生”好像就是“转生”,兜率天的弥勒净土虽然各种美好,但还在六道轮回之内,并不值得贪恋。玄奘大师临终的时候苦念弥勒名号,想要往生兜率天,但在五十多亿年后,他还应该随着弥勒佛重返人间,经历“龙华三会”,最后解脱成佛。
 
但也有人不同意这种说法,比如同样生活在唐朝的高僧怀感。他写过一部《释净土群疑论》,认为从“真谛”的角度讲,“往生”就是“无生”,也就是涅槃;从“俗谛”的角度讲,可以说“往生”就是离开这个世界,到另一个世界去。但怀感说的另一个世界不是弥勒净土,而是弥陀净土,也就是净土宗向往的西天极乐世界。
 
你可以回想一下“十四无记”,涅槃到底是一种什么状态,人在涅槃之后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,还是既活着也死了。修行者当然想弄清这个问题,但佛陀悬置不论,所以佛教一路发展下来,往生之后的幸福生活就被当成了涅槃的一种状态。
 
世道人心,总是需要确定性和具象化的。而涅槃的具象化在民间甚至演变成一位活生生的真神,名号叫作无生老母。无生老母的身份经过复杂的演变,终于变成了造物主,大约像是基督教的上帝。于是“十四无记”当中的宇宙起源问题终于也有了确定性的答案,顺便也解答了人类从何而来。
 
但造物主怎么会是一位女神呢?这不合理。
 
不过没关系,有疑点就会有解决方案,这个方案是罗教给出来的。
 
“罗教”这个名称有点奇怪。我们知道佛教山头林立,有的称“部”,比如说一切有部;有的称“派”,比如中观派;有的称宗,比如净土宗。但如果称“教”,岂不是脱离佛教,另立一支宗教了吗?
 
问题是,老百姓的思维并没有这么严谨。
 
罗教是明朝的一个民间佛教教派,创始人是一位姓罗的退伍军人,名叫罗梦鸿。罗教的核心经典是这位罗教主亲口传授的“五部六册”。
 
等传到第八代的时候,教主明空大师写出一部《佛说大藏显性了义宝卷》,说自己见到了传说中的无生老母,她是一位慈祥的老婆婆。无生老母为了向明空证明自己的身份,让他验看全身。结果明空发现无生老母的下体非男非女,长着一朵红莲花。看到这个桥段,你有没有想到《观佛三昧海经》呢?
 
底层人民很容易接受这种解释。如果拿出知识分子的腔调,跟他们讲真谛和俗谛,讲抽象的“无生”,他们很难听懂,所以罗教才会特别流行,其他民间教派也纷纷讲起无生老母的故事。
 
老百姓刻苦修行,为的是真有一个西天极乐世界,从此可以过上幸福生活。无论是极乐世界还是别的什么净土,必须看得见、摸得着才行。
 
2. 真正的唯心主义
 
“无生老母”代表着涅槃概念的高度具象化,为了和精英佛学做对照,我们可以看看《六祖坛经》里边高度抽象化的解释,然后你可以扪心自问一下,哪种解释是你更愿意接受的。
 
《六祖坛经》讲到,有一万多人来听慧能大师的演讲,其中就有当地的市长大人和三十多名机关干部。市长提出了一个问题:“我看见好像很多人不停地念诵阿弥陀佛的名号,希望死后往生西天极乐世界,大师您觉得这些人能如愿吗?”
 
慧能大师说:“当年佛陀在舍卫城说法,说极乐世界离我们并不太远。有些佛经说远,那是针对资质差的人说的。佛法只有一种,但人的资质有高有低。对那些资质低的人,只能说极乐世界很远,让他们一辈子天天念佛,死后才有机会往生。但对于资质高的人来说,极乐世界真的很近,只要你开悟了,心里清净了,极乐世界就在眼前。要不,我陪您一起去看看?”
 
市长大人很激动:“大师您太慈悲了,赶紧带我去看吧!”
 
慧能淡淡地说:“我已经带您看过了。大家要是没有疑问的话,就散了吧。”
 
所有人都很错愕,不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 
慧能要的就是这个效果,接下来趁热打铁,做了一番精辟的解释:“每个人的身体都是一座城,眼睛、耳朵、鼻子、舌头、身体,就是五座城门。这五座城门是外门,里边还有一个意门。
 
在这座城市里,人心就是土地,佛性就是国王。佛性若在,国王就在;佛性要是没了,国王也就没了。佛性若在,形神具在;佛性要是没了,身体也就完了。
 
佛在心中,莫向外求。自性若迷,佛就是凡夫俗子;自性若悟,凡夫俗子就是佛。大慈大悲就是观世音菩萨,乐善好施就是大势至菩萨,自性清净就是释迦牟尼佛,心平气和就是弥勒佛。
 
人我之见就是须弥山,邪念就是大海,烦恼就是波涛,坏心眼儿就是恶龙,贪欲就是鱼鳖,妄念就是鬼神,贪、嗔、痴就是地狱,愚昧就是畜生道,十大善行就是天堂。不执着于人我之见,须弥山就会崩塌;破除了邪念,海水就会枯竭;摆脱了烦恼,波涛就会停歇;没了坏心眼儿,鱼龙就会绝迹。
 
各位,每个人的心底都有佛性,佛性会大放智慧之光,把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这六座城门照耀得清净通透。贪、嗔、痴如果被智慧的光明照破,地狱就会立刻消失,心中一片澄明。这,不就是西天极乐世界吗?”
 
这套解释语惊四座。现在你就能够理解,这就是禅宗讲的顿悟成佛。
 
顿悟首先要解决业力问题,而《大般涅槃经》已经用“不定业”的概念把业力问题消解掉了:正因为业力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,所以人才有可能顿悟成佛。
 
谁来成佛呢?成佛需要主体,正如轮回需要主体,于是佛性变成了主体,而佛性和肉身的关系也不算完全违背“诸法无我”的标准,这同样是《大般涅槃经》的理论贡献。
 
从《大般涅槃经》到竺道生,再到慧能,理论上一脉相承。如果没有前者的奠基,没有“佛陀杀人事件”和“阿阇世王杀人事件”这两桩看起来荒唐的事情,那么单是一个业力问题就能问得慧能手足无措,再加一个“无我”的问题就更让他无法招架了。
 
慧能不但有传承,还有发展,把佛教的各种概念都做了唯心主义的处理:所谓天堂、地狱,无非是不同的心态,学佛无非就是修心。
 
这话听起来很有现代性,今天很多人学佛就是为了摆脱焦虑,平心静气。念佛能不能达到这个目的呢?其实也能,因为人的注意力是很有限的,把有限的注意力都用来念佛,也就在意不到各种国仇家恨和柴米油盐了。
 
你应该会问:“打游戏不也可以吗?”确实可以,着迷任何一件事都可以,但念佛能得到额外的好处,那就是帮你进入禅定状态,而禅定给人的感受绝不是打游戏可以相比的。
 
当然,总会有人例外,罗教的创始人罗梦鸿就是一个例外。他在创教之前拜过一位名师,老师告诉他只要持之以恒地念诵阿弥陀佛的佛号,就能超升极乐世界。后来他回忆这段经历时说:
 
念弥陀,无昼夜,八年光景。
朝不眼,夜不睡,猛进功程。
使尽力,叫一声,无生父母。
恐怕我,弥陀佛,不得听闻。
下苦功,念弥陀,昼夜不住。
心不明,不自在,又往前行。
 
这段话出自罗教“五部六册”之一的《苦功悟道卷》,我在这里虽然原文照录,但你很容易听懂,还会感觉这和传统的佛经很不一样,更像是地方戏的戏文。
 
道理很简单,一来这是明朝人的原创,不是从梵文翻译来的,二来这是底层民众口口相传的口诀,半点不能拽文。而底层民众最熟悉的朗朗上口的韵文,就只有地方戏的戏文了。
 
今日得到
 
这一讲里,我谈到“往生”和“涅槃”的关系,以及不同的信众、不同的宗派对往生和涅槃的不同理解。
 
添加到笔记
划重点
世道人心,总是需要确定性和具象化的。涅槃的具象化在民间演变成一位活生生的真神,名号叫作无生老母。
今日思考
 
罗梦鸿花了八年时间勇猛精进,废寝忘食地苦念佛号。八年啊,今天的年轻人可以从大一读完博士,但罗梦鸿反反复复只念一句佛号,最后他就像一些刚刚毕业的博士一样感到迷茫,心里该烦还是烦,该乱还是乱。这到底是为什么呢?
 
这里我先卖个关子,答案会在第九部分揭晓。现在你不妨自己先来想想答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