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NTACT 联系我们

“不懈的努力”就是刻意,不刻意的专注,被称

红枫艺术陵园学问如何保证把心镜变得更平而不是更怪,一言难尽,但学问扭曲心镜的力量,我们是证明过的,能让几亿几十亿的人同时认为,资本万恶,大锅饭挺好。
作业
“不懈的努力”就是刻意,不刻意的专注,被称为心流,这个不需要努力,也不可能不懈。
神秀的思想接近儒家,先是预设心镜本身是又平又明的,只要清洗和维护它,就能用它观照真相真谛;慧能没有讨论心镜平不平,只说真正的佛性不会被任何东西污染扭曲,只要去寻找自身的佛性就好,在找到佛性之前,刻意改变其他东西没有意义。
 
两者的区别在于:
1..是否承认存在“刻意练习与肌肉记忆”等生理特性。神秀明显认为想到和做到存在差距,需要通过练习逐步释放注意力,让自己接近镜面状态,非常真实。而慧能则认为想到就是做到,符合人们偷懒的愿望,却脱离了生物学基础。当然原因很容易理解,毕竟慧能的日子更艰难,吹吹牛总是很必要;
2.是否具备强大的攻击力、必须胜利的决心。神秀是老实孩子,回答弘忍的是“标准答案”,而慧能是辩论高手,对不对的放一边,先要赢。神秀希望获得弘忍的认可,慧能希望战胜神秀,两者的立足点完全不同,从慧能后来的事迹来看,基本一辈子都在战斗辩论、炫耀智商、找别家的逻辑漏洞……
3.是否具备开宗立派的野心和可能。神秀整套逻辑是正统佛家的修行逻辑,一脉相承,他的基因以传承为主。慧能的逻辑自成体系,却已然背离佛家本意,有另起炉灶的气象,弘忍让他另谋出路也是非常机智呀。
1.神秀着相,慧能无相。
“身是菩提树,心如明镜台”,身心分得如此清楚,这哪是四大皆空的做派?而“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”,则是破除了菩提与明镜的相,知道它们只是名为“树、台”的聚合物而已。
2.神秀刻意,慧能无念。
“时时勤拂拭”,神秀就像勤奋的郭靖,一天到晚苦练武功。而慧能就像洒脱的令狐冲,行云流水,任意所之。
3.神秀不忘,慧能无住。
“莫使惹尘埃”,神秀心里有个“尘埃”的疙瘩,总是解不开,一直有“拂拭”的冲动。“何处惹尘埃”,慧能的内心就像奔腾的河流,泥沙被洪流卷走,而不能沉积。
镜子真的是好东西,居家旅行、整理仪容、修行悟道必备,观察反省自我的重要他者,我值得拥有。
红枫艺术陵园其实在我之前了解到这两个佛偈时,就想过这是分阶段的。神秀是初级阶段、慧能是高级阶段,当然也不排除直接跳级的可能性。这个看起来一说有一说无,一说刻意一说自然都很对立,但佛学不是讲求无相、没有分别心吗?为什么对修行的途径这么执着呢。
我现在突然觉得,比起隋唐的佛教鼎盛,宋元的融合对现代的我们具有更重大的意义。
“用心如镜”的原理如果从心理咨询角度就是移情、反移情、投射的机制了。自我反省中发现自己的问题总是提醒自己“我一定不要这样那样”,其实是一种对自己的心理暗示:我承认自己有这个问题,我怕它再次出现。于是,心怀恐惧的内心冲突投射出来的肯定就扭曲了。脑部神经学里本能无意识的爬虫大脑和高级思维的意识之间相距6秒延迟,导致内心的恐惧冲突使意识的控制总也赶不上无意的行为。所以,神秀“日日擦拭”的修为,还是停留在镜子脏了又擦,又脏了又擦的过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