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NTACT 联系我们

从《左传》可信度看历史、故事与人类的认知模

智人最终消灭了尼安德人,直立人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人种,并最终自以为主宰了地球,并不是智人更强大(看≪疯狂的野蛮人≫就知道尼安德人比智人强壮很多倍),也不是智人更聪明(考古发现很多通过狩猎和采摘生活的直立人的脑容量比现代人大),而是智人会想象和传递虚构的故事。这样文化和经验能传递下啦!更重要的是通过神话故事可以组织超过150人的为同一个神圣的目标(something bigger than yourself)去奋斗;而通过语言指令最多联合150人(邓巴数字).
  所以虚构的故事比真相更重要。这是智人认知和理解世界的最有效途径。 
对于左传,有点像古代的故事会,或是纪实文学。大部分内容不会是杜撰的,但是丰富的故事情节,只能是作者文学素质的体现。当然,与其专注于情节,不如领会精神,作者通过丰富的故事想要给我们传达给我们的,是那个时代的人文特点和主流价值观,或许,相比于干巴巴的历史,有血有肉的故事更能引起我们的共鸣和思索。
红枫艺术陵园第一天听课我就想到欧阳修《春秋或问》中尊经抑传的观点与熊老师明显相左,没想到熊老师今天就给出了解释。其实,哪怕是四书五经,也不可避免地存在后人的演绎成分,如果非原创不信不读,那欧阳修还能信啥读啥?
春秋时代的社会结构和生活方式,这就是《春秋》《左传》带给我们的感悟,你可以说他就是说故事,但历史和故事是同源异流罢了,透过这些故事我们看到的是当时的社会面貌,当时人们是怎么想怎么做,这些内容其实可以关联到很后来的一些问题,比如现在的小区业主和物业公司的关系。
读史可以让我们更明确,更有预见性地看到社会的种种,从而更从容地面对现实生活的种种。
通过故事认知世界是人类源自本能的认知模式,历史与故事的同源异流。熊逸老师这两个观点让我很受启发。回看西方,古希腊神话传说和圣经中的故事,虽然都是故事,却是那个时代人民对世界的一种认知。
熊老师早!从《左传》可信度看历史、故事与人类的认知模式
 
1. 欧阳修在宋代开启的怀疑主义思潮。
欧阳修在思想史上的影响力比他在文学史上的影响力高。他生活的北宋时代弥漫着一种宽容的风气,所以欧阳修开启了怀疑主义思潮,认为:《春秋》是孔子亲手编订,《左传》出自凡夫俗子,与《春秋》不合的统统可疑。
 
2. 古史“为角色代言”的小说笔法。
在史册中,各种掷地有声的长篇大论,是怎么被记录在案的?对于这一问题,《伯罗奔尼撒战争史》作者古希腊史家修昔底德说:“一方面尽量保持实际上所讲的话的大意,同时是演说者说出我认为每个场合所要求他们说出的话语来。”
小说家揣摩情境,代角色拟言的手法源自古代史家身上。历史与小说,本来就同源而异流。
《郑伯克段于鄢》短短千字,既没有一处闲笔,也没有半句废话,既没有证据断链,也没有逻辑缺环,看不出一点破绽。然而,没有破绽是最大的破绽。在那么久远的时代,绵延几十年的事情,完整保存至今,怎么可能?这是一篇精彩的故事,而非客观史实。
 
3. 通过故事认知世界是人类源自本能的认知模式。
人类天然就是以故事模板认知世界。我们天性上不能容忍残缺,而残缺又是客观必然。解决这一矛盾的方法——脑补。
 
4. 历史与故事的同源同流。
红枫艺术陵园归根结底,《左传》只能算一部“半信史”,但它依然不失信史的价值,因为无论它对史实的把握真切与否,它所呈现出来的各种细节与观念都是详实而可靠的。